185健康,一个不“人云亦云”的网站!
首页 > 休闲养心

邱会作回忆林帅:谈到鞠躬尽瘁让老帅们感动

导语:1960年1、2月间,中央军委在广州召开扩大会议,林彪代表军委在会上作了长篇讲话。针对中国国防的现实状况,林彪提出了“南顶北放”的战略方针,即“北边以长江为界,对从鸭绿江到象山湾沿海一线的来犯之敌要顶住,要死守,寸土不让。

邱会作回忆林帅:谈到鞠躬尽瘁让老帅们感动

《邱会作回忆录》之史料珍贵表现在很多地方。举例来说,该书上册的第十五章,题目为“林彪对我军建设的贡献”。以往官方出版的书籍或文章,在谈及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期林彪在中共政坛上的作用时,都简单地将林彪提倡的“四个第一”、“突出政治”作为一个重点,意在说明林彪投毛泽东之所好,将个人崇拜等一系列极左的思想灌输进军队的政治工作当中,对中国军队的建设起了负面的作用。读了邱会作的回忆,我们知悉,林彪提出的“突出政治”只是其建军思想当中的一个组成部分,林彪真正下功夫花心思在中国军队与国防建设上面。

1960年1、2月间,中央军委在广州召开扩大会议,林彪代表军委在会上作了长篇讲话。针对中国国防的现实状况,林彪提出了“南顶北放”的战略方针,即“北边以长江为界,对从鸭绿江到象山湾沿海一线的来犯之敌要顶住,要死守,寸土不让。

对南方来犯之敌,可以考虑放进来打,因为南方来犯之敌是从海上来,敌人没有后方,放进来切断退路,围而歼之。”关于部队的建设,林彪提出“作战方针是部队建设的总纲,全面提高部队战斗力是部队建设的中心。政治觉悟、军事技术、指挥灵敏、保障能力是部队战斗力的四大要素。我们还必须建设能干的统帅部,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都是战略指挥部,管战略是重要任务。”针对国防工程,林彪提出“要立即着手搞国防工程,部队自己要担负起这项繁重的任务。要在全国实行坑道化、要塞化、地下化。”与此同时,“要根据作战计划在全国建立战略、战役供应基地,后勤保障实行基地化,像‘开旅馆’一样建立基地。基地工程要上山、靠山、分散,多打洞子,能够经得起敌人空袭。”关于边防的问题,林彪提出了三条原则:一是不逞英雄,二是不打第一枪,三是建立边防“真空”。(页251-253)林彪在讲话中明确了中国国防战略的方针和基本政策,解决了中国军队建设的主要问题,形成了日后中国国防战略的整体思维和体系,产生了深远而广泛的影响。

邱会作回忆林帅:谈到鞠躬尽瘁让老帅们感动

针对中国军队的编制,林彪深入部队基层,从42军调来一个整编连队,作为研究军队编制的对象,邱会作回忆说:“现场会议在广州军区的广场举行,林总、罗瑞卿和参加会议的全体人员都同连队指战员一起,席地而坐,展开了细致认真的研究。”“经反复座谈,在最后一次座谈会上对连队的编制就定下来了。

2 of 18连队新的编制是:恢复以连为单位组织伙食的传统,按每十二个人编一个炊事员,除司务长、上士外,每个连队编一个理发员、一个司号员。对连队的编制花了上下午各三小时,最后定下来了,大家对这个新编制十分满意,在元帅们离场的时候,响起了经久不息的鼓掌声。林总这么鞠躬尽瘁,令大家十分感动,散会的时候,罗总长亲自去扶他起来。据我所知,元帅们和各级干部、战士一起讨论、决定编制问题,在我军的历史上是没有的。”

连队编制问题解决后,又开始研究军、师、团三级的编制。林彪决定,军长、师长、团长、政委和参谋长、政治部主任、后勤部长等都参加会议。林彪特别指出“师是重点,军和团的机关都要力求精干,师则要充实一点”(页263)正是因为用了上下结合的工作方式,军委拟定的编制草案才较为符合实际,野战部队三级机关的编制方案很快就确定下来。不仅如此,林彪也十分重视军队的后勤装备。在编制装备会议期间解放军后勤学院专门办了一个后勤装备展览,林彪亲赴展览,就后勤装备拍板定案,如战士用品,包括日用品和衣服、鞋袜、被子等;炊事用品,如行军锅、水桶、大小菜盆子等;连队公用品,如马灯、手电筒、担架、理发用具等,还有后勤装备工程车等。林彪事无巨细,事必躬亲。

邱会作回忆林帅:谈到鞠躬尽瘁让老帅们感动

邱会作说:“林总在主持军委日常工作期间,是经常下部队的,而且常常下到最基层,调查研究,组织连长、指导员开座谈会,取得第一手的材料,指导全军工作。现在不少部队的老同志都公认,从林总一九五九年上台领导军委日常工作,到一九六六年毛主席发动文化大革命,这段时间是我军的鼎盛时期。只要我们看一看林总的工作作风,他呕心沥血地扑在部队的工作上,就很容易找到答案。”(页266-267)

林彪在大讲“突出政治”的同时更强调军事工作,特别是军事训练,在林彪眼里,政治工作和军事工作是相辅相成的,二者并不对立。邱会作深有体会地说:“林总历来是重视部队的军事训练的,林总多次讲过(大意):我强调政治挂帅,这是不能动摇的,但是,不要以为讲政治挂帅就不要军事,那也是不对的。部队建设要全面考虑,缺了一样就不行的。现在我们应该这样想,军事和政治比较哪个重要?没有话说,政治第一。可是讲时间安排,那个应该多占一点,那个应该少占一点?政治应该少占一点,学文化也应少占一点,军事应该占多些。我看时间比例,军事应该占60%、70%以至80%。但政治还是主要的,这是我们的基础,什么工作都要政治挂帅。”(页271)

林彪如此关注军队的工作,且亲历亲为地参与、指导,这在官史的记载中是看不到的。官史的记载只能得出一个林彪只搞了“个人崇拜”一件事,对军队事业的发展起了障碍作用。读了邱会作回忆这段珍贵的史料,我们对林彪或许会有新的认识。

扑朔迷离:前苏联透露林彪坠机尸体竟身中九弹

1972年1月,英国《新观察家》驻莫斯科记者听苏联人议论,苏联专家把已烧焦的林彪尸体整理出来,发现尸体上中了9颗子弹,呈蜂窝形。

林彪出逃后,尽管中国方面保密工作做得很好,许多公众场合有关林彪的标语、口号、题词、宣传画甚至报纸的提法保持不变,但还是在国际上引起了种种猜测,有些说法耸人听闻,近乎天方夜谭。

邱会作回忆林帅:谈到鞠躬尽瘁让老帅们感动

中国国内是在国庆节前后开始自上而下地传达林彪事件的。由于当时中国还不开放,各级干部和人民群众的纪律观念、保密观念很强,因此在半个多月的时间里,国外并不知道中国发生了林彪出逃事件。到9月下旬,国际上关于林彪的猜测和议论才多了起来。

最权威的新闻发布是蒙古的电台和报纸。它们在9月29日、30日首次公布了中国一架大型喷气式飞机在蒙古境内坠毁的消息。

最敏感的新闻媒体当属法新社、合众社、路透社、塔斯社和日本、香港的报纸。奥地利电视台和报纸,9月30日至10月1日援引上述媒体的消息报道:“9月13日凌晨,中国武装部队一架喷气式飞机在蒙古上空坠毁,有9人死亡”;“日本政府部门据法新社消息称,这架飞机是被击落的,机内有被黜的中国国家主席刘少奇,他企图逃往国外未遂丧命”。

英国《卫报》10月1日刊登记者莱斯卡萨9月30日从香港发出的报道,内称:不管所传在蒙古发生的飞机坠毁事件的意义如何,这里的分析家却认为,从9月中旬以后,中国领导人中发生了重大问题。人们普遍排除了早些时候毛患病或去世的推测,而赞成环绕副主席林彪和政治局其他委员的地位问题的一些说法。林一些年来身体一直不好,从6月以后没有在公开场合露过面。不管是因为生病或是国内的政治原因,林的权威的削弱,都有必要使中国最高领导人重新排队。军事领导人最近几周引人注目地没有露面,这使许多分析家作出这样的推测,那就是人民解放军的领导人特别卷入了当前这场危机;另一方面,周恩来继续不断地在公开场合露面,并且看来已经完全控制了局势,他可能比以前更为有力。

邱会作回忆林帅:谈到鞠躬尽瘁让老帅们感动

美国《华盛顿邮报》11月27日在头版位置,刊登了记者史丹利·卡诺写的题为《林彪据信已死》的报道,第一个在美国披露了“九一三”事件的消息。

12月14日,香港《快报》刊登来自北京外交界的消息,说一名苏联外交官向一名经常同他打网球的巴基斯坦外交官讲,蒙古所报道的坠机事件,上面有林彪。这是苏联当局派人把9人尸体挖出后,经过严密的生物化验确定的。

1972年1月,英国《新观察家》驻莫斯科记者听苏联人议论,苏联专家把已烧焦的林彪尸体整理出来,发现尸体上中了9颗子弹,呈蜂窝形。(孙一先:《在大漠那边》,中国青年出版社2001年版,第273~274页)

这些外国报道,用意也各有不同,有的是出于商业目的抢新闻,有的则是借此攻击和诬蔑中国;有的是消息来源不准确不可靠,有的则是蓄意编造甚或制造谣言;有的表现出迷惑不解,有的则是幸灾乐祸。

相关阅读:林彪死亡 蒋介石为何禁不住老泪纵横?

核心提示: 蒋介石得知林彪折戟沉沙,禁不住老泪纵横。蒋介石之所以悲怆泪涌,并非留恋自己与林彪的师生之谊,而是另有隐衷???正当林彪在“文革”中出尽风头,大红大紫时,偏居台湾的蒋介石在国民党一次中常会议上就直截了当地说:“我不相信林彪这个人会忠于毛泽东。”

1971年9月13日,中国大陆发生了一件震惊世界的大事,就是林彪出逃,摔死在大沙漠中。

邱会作回忆林帅:谈到鞠躬尽瘁让老帅们感动

毛泽东与林彪的分歧,在后来越来越多地反映出来。在国际方面,善于揣摩毛泽东心思的林彪也没有号准脉。从1969年开始,苏联日益嚣张的核战争威胁,美国在越南的战争升级,使毛泽东迫切地感受到必须改变这种腹背受敌的不利局面。两害取其轻,他考虑采取战国时代秦国远交近攻的战略。就在这时,美国总统尼克松做出了向中国表示缓和的一些姿态。他指派美国驻华沙的大使斯托塞尔与中国临时代办雷阳进行接触。中国政府立即做出积极反应,双方决定继续中断了两年多的中美大使级会谈。1970年3月,由于美国入侵柬埔寨,中美大使级会谈又暂告停止。但大门的门缝并未关死,双方都在试探、寻找更合适的方式。毛泽东、尼克松这两个东西半球的顶尖人物,思路的电波已经开始串通。

林彪反对中美缓和。当然,他没有直接这样做,而是通过支持另一种倾向予以表示。

中美关系能否缓和,关键在于越南问题能否解决。尼克松担任总统之后,采用各种战争手段都无法在越南取胜,开始试图从这个没膝的泥潭中拔出脚来。他需要一个契机。毛泽东看到了这一点。他意识到,通过谈判可以给美国一个台阶下,促使美军早日撤出越南,胜利可以提前到来。因此,他为越南领导人提的建议是:多采取一些主力军作战,消灭美军的有生力量,在尼克松的背上击一猛掌,推动他痛下撤军的决心。

邱会作回忆林帅:谈到鞠躬尽瘁让老帅们感动

毛泽东在一次会见越南领导人范文同、武元甲时建议,要在越南最南方金瓯半岛地区发展一些主力军。“从打小胜仗到打较大的胜仗,再到打大的胜仗。”他说,“单是打仗不搞政治活动,我看也不行。”

林彪则不同。写过《人民战争胜利万岁》的他,在与越南领导人几次会谈中,设计了一个战略方针,简言之,就是一个字???“熬”。用游击战和美国人拖下去,既不进行正面主力作战,也不谈判,十年二十年地拖下去。

曾经集中多时研究过游击战的毛泽东,并不认为游击战是万能的,它不是解决战争的最后手段。“九一三事件”之后,毛泽东对越南领导人批判林彪说:“我们过去党内意见也不统一。一派人(指林彪)就是劝你们把美国抓住不放,一个字,叫做‘熬’,就是只能打游击战,不要打大仗。而我是劝你们要集中兵力打大仗。你不打败敌人,不打痛他,他是不那么舒服的呀!不是这样,你们谈判桌上得不了这样的结果。”

“九一三事件”之前,毛泽东最后一次和林彪见面,是在1971年6月3日。罗马尼亚共产党总书记齐奥塞斯库率领党代表团访华。毛泽东、林彪、周恩来、康生等人在人民大会堂118室与他们举行了会谈。林彪未穿军装,神色呆滞,一言不发。几个月来,他对庐山会议上被毛批判的错误一直顽固地拒绝检查。

毛泽东和齐奥塞斯库谈到中国的教育时,缓缓地说:“有些人口里说是听话的,但心里是埋怨的。这就要时间,慢慢来。”他的目光划过林彪的脸,林彪好像没有听见,仍不言语。

邱会作回忆林帅:谈到鞠躬尽瘁让老帅们感动

毛泽东提高嗓门说:“赫鲁晓夫叫做‘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列主义’,我说,把赫鲁晓夫请到北京大学讲学,讲他那‘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柯西金不干,他说不好啊!”

除了外宾,在座的谁都知道,“天才地、创造性地、全面地”发展马列主义,是林彪在“文化大革命”中的“发明”,是他作为毛的接班人的资本。毛泽东把它与赫鲁晓夫联系起来,不仅林彪,就是在座的人都知道事情严重。

林彪当然知道毛泽东“放风”的习惯,其后如何,林彪越想越是可怕。

没等接见结束,林彪就离开了118房间,他独自一人坐到门外大厅西北角的一张椅子上。毛泽东、林彪、周恩来的警卫员都在远处略感奇怪地望着林彪。他本来就身材瘦小,再一收缩,更是不成人形。

118室里,毛泽东身边的座位空着。毛泽东不动声色,依然谈笑风生。直到会见结束,毛泽东和罗马尼亚贵宾离开了118房间,林彪仍然独自一人坐在门外大厅里。

他在想什么,谁也不知道。此后不久,林彪去了北戴河。毛泽东开始了他神秘的南巡。

邱会作回忆林帅:谈到鞠躬尽瘁让老帅们感动

秋风再起的时节,林彪在外邦大漠身首异处,毛泽东则生了一场大病,精神为之大衰。

1972年7月,毛泽东会见法国外长舒曼时又说到林彪:“谁也没有赶他,谁也没有料到他会跑,坐一架飞机就上天了。他反对我们跟美国接近,跟你们西方接近。”

蒋介石得知林彪折戟沉沙,禁不住老泪纵横。蒋介石之所以悲怆泪涌,并非留恋自己与林彪的师生之谊,而是另有隐衷???正当林彪在“文革”中出尽风头,大红大紫时,偏居台湾的蒋介石在国民党一次中常会议上就直截了当地说:“我不相信林彪这个人会忠于毛泽东。”会后,蒋介石的秘书陶希圣(陶系黄冈人,与林彪是小同乡)问及此事,蒋说:“你查一查1945年的档案就知道了。”1945年抗日战争结束,林彪曾受命前往重庆,面见蒋介石,为毛泽东主席与蒋的谈判打前站。林彪见了蒋,显得毕恭毕敬,口口声声地称“校长”。蒋说:“你们共产党还让这样称呼吗?”林彪谨慎地答道:“我尽管在共产党内,将来校长一定晓得我能为国家做什么事。”当着蒋介石的面,林彪不敢长谈,他表示有一些“意见”想通过蒋的心腹详谈,然后转达给蒋。蒋即传唤军统局副局长郑介民(也是黄埔生),当着郑的面说:“林彪同学有些事情要与你充分交换意见。”郑介民即与林彪在嘉陵江畔的一家小饭馆吃了一顿饭,作了几个小时的长谈。随后,郑介民向蒋递交了一份很长的报告。60年代陶希圣查阅过这份郑介民所写的长报告,至今仍保存在台湾阳明书屋。

60年代蒋介石断言林彪不会忠于毛泽东,是基于抗战时林彪在他面前的直言不讳,而且蒋手里头也确实掌握了一份有关林彪所述意见的长篇报告。林彪死后,蒋介石很难过,几次对秘书陶希圣提起:“可惜当初不相信林彪而不敢建立这条内线。”

此后,国际上发生了一连串事件,蒋介石身体也一天不似一天,他再次感到“反攻大陆”实在是遥不可及了。

邱会作回忆林帅:谈到鞠躬尽瘁让老帅们感动

远在美国的尼克松,也为中国突然发生的变化忧起心来。尽管他不知道林彪摔死的事,但知道9月中旬以来,已经有五天时间中国所有的领导人都没有在公共场合露面:既没有在报纸上出现,也没在电视上露脸。

在最近这五天,机场关闭了,所有的军用飞机、民用飞机都没有起飞。

种种迹象表明,中国发生了大事,军队已进入“一级战备”。最为明显的是,一年一度的国庆游行被宣布取消了。

基辛格也十分担心。从报告的材料揣测,中国国内发生了一件十分重大的事情。他随时将这些情况报告尼克松。

“中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尼克松的心直往下沉。为了与中国打开关系,苦心策划了两年,难道又要出意外?总统深知一个国家的政策往往会随着领导人的更迭发生变化,对“铁幕”后的国家来说,更是如此。

尼克松情绪受到影响,那几天常常无故动怒。

9月21日,美国驻巴黎武官沃尔特斯将军与中国驻巴黎大使黄镇作了接触,安排总统访华及基辛格第二次访华的联系工作还在进行。这件事才使尼克松、基辛格不安的情绪有所缓和。据沃尔特斯将军报告,黄镇的态度照样很爽快,这表明安排总统访华的事没有中断。

9月23日,尼克松对底特律经济俱乐部发表演说称,他并不认为,中国突然发生的政治动荡会影响他去大陆旅行的计划。

再经过巴黎秘密渠道的磋商,到10月初,中国方面答复同意美方在10月5日公布基辛格第二次访华的日程。尼克松和基辛格这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邱会作回忆林帅:谈到鞠躬尽瘁让老帅们感动

“蒋委员长”其实在1968年就注意到尼克松的“转向”。1967年10月美国季刊《外交事务》上的文章,尼克松在文中暗示,结束中国共产党在国际社会中孤立地位的时候不久将来到。

接着发生了一件令人意外的政治事件。1971年7月15日,尼克松总统在电视讲话中透露,他已经派遣他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博士秘密到中国同周恩来会谈。他还说他已接受了在1972年5月以前访问中国的官方邀请。

蒋介石在台北得知了这一消息,他感到恼火和沮丧。他指示驻华盛顿“大使”沈剑虹向美国当局提出严正抗议。他只能这样做了。

本来已难以视事的蒋介石几乎被击垮了。他手里拿着一份英文版的《中国日报》,问沈剑虹看过没有。沈答看过,蒋又问尼克松的北京之行及其含意。

听完,蒋介石神色凝重:“今后,我们必须比从前更要依靠自己,更努力建设我们的国家。”

蒋介石的身体每况愈下,7月22日中午,副官照顾蒋介石吃午饭,没有想到他吃到一半,东西全都吐出来了。副官将他抱起,放到卧榻上时,蒋介石突然昏厥过去。医生们只好在中兴宾馆成立一个急救站,动员“荣总”的医生、护士抢救。

邱会作回忆林帅:谈到鞠躬尽瘁让老帅们感动

翁副官立刻凑近蒋介石的嘴边,细细听着他犹如呓语的每一个字???“反攻大陆……解救同胞……反攻大陆……救中国……反攻大陆……救……中国……反攻……”

1975年4月5日那天,台北的天气特别闷热,晚上8点55分,蒋介石的心脏一点反应都没有。于是立刻向宋美龄和蒋经国报告这个最新消息。

这也是最后的消息???等蒋经国从七海官邸火速赶来时,蒋介石早已归西,没有给蒋经国留下任何遗言。

蒋介石死了,他的时代结束了。

揭秘:毛泽东与林彪俩人之间的那些事儿

据说林彪坠机,称其为“当代韩信”的蒋介石曾悲哀得说不出话。苏共总书记连连击案说,可惜,太可惜了!毛主席更是受到沉重的打击并借诗怀古。今天是林彪诞辰102周年,由于中国军事大词条和中国军方国防成就展已经给林彪做出了公正的评价,本文无意重复他的功过,仅鉴于有网友在敝博前文评论中认为林彪1971年9月13日“出逃”是他向党中央和毛主席篡权,本人认为有必要根据公开发表的文件和事实对此进行理论和逻辑上的讨论。凡此政论,皆为本人专业之外的思考研究。

邱会作回忆林帅:谈到鞠躬尽瘁让老帅们感动

林彪在罢免彭德怀之后出掌军队。这一安排成为毛主席日后发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重要保证。历史上林彪曾经怀疑“井冈山的红旗到底能打多久”也有过动摇;曾经在遵义会议之后写信要求毛主席下台而让彭德怀上台(毛主席以为这是彭德怀指使的,认为“林彪是个娃娃,懂什么?”因此在庐山会议时把这个账算在彭德怀身上);曾批评毛主席的弓背战术而不是他所建议的弓弦战术;曾在解放战争大决战中在东北出兵迟缓;林彪也曾在主席的面前几次反对出兵朝鲜--参照敝博《中国共产党新闻》最近文章。

以上是因为林彪生性谨慎,不操百分之70的胜卷不轻易冒险作战。作为独当一面的统帅,他具有审时度势的杰出能力;他不盲从毛主席,但是他把自己与毛主席的分歧只放在和毛主席之间。自长征后,在毛主席与党内任何人的斗争中,林彪都坚定不移地维护毛主席的领导地位。

毛主席发动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旨在清理“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从而坚持他创建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并向共产主义过渡的道路。这实质上是毛主席领导的政变,这需要他对军队绝对的控制,而林彪是帮助他实现这种控制的关键人物。“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红卫兵造反”“捉四人帮”,这些都是表面文章。实际上,只有三个事件真正决定了文革的进程和命运。

第一:文革的真正开端是1965年12月对罗瑞卿的清洗从而夺回他的军权,因为毛主席认定控制军权的罗瑞卿会站在走资派一边,会妨碍毛主席的部署。毛主席必须直接控制军队。

邱会作回忆林帅:谈到鞠躬尽瘁让老帅们感动

第二:1967年7月的武汉兵变标志着军队和各省不再支持“揪走资派”和“红卫兵运动”,文革开始走下坡路。

第三:1971年9月的林彪坠机事件标志着文革的实质性结束。四人帮没有军权,在党和人民中也没有威信,试想,历史上的大政变,哪有几个文人成事的?

1.毛主席为什么要发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一大批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反革命的修正主义分子,已经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文化领域各界里,相当多数的单位的领导权已经不在马克思主义者和人民群众手里。党内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在中央形成了一个资产阶级司令部,他有一条修正主义的政治路线和组织路线,在各省,市,自治区和中央各部门都有代理人。”《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毛主席要维护他辛辛苦苦建立的社会主义公有制。由于大锅饭人民公社和大跃进不断给人民带来巨大的灾难,党内的一些领导人例如彭德怀看到了并且希望及时纠正毛主席的路线从而回到过去的包产到户私有制。毛主席没有看错哪些党政领导人背离社会主义“公有制”道路的倾向,他首先洞见了“私有制”在中国复辟的趋势,特别是通过苏联以及南斯拉夫等东欧国家的演变他看到了共产主义在中国的危机。

邱会作回忆林帅:谈到鞠躬尽瘁让老帅们感动

毛主席在1966年7月8日给江青的信中表达了他对共产主义运动的忧虑。他说世界上大多数共产党已经背离了马克思和列宁的原则,所以他自己下决心要反抗这个潮流。毛主席并且认定这些人“是一群反共,反人民的反革命分子,他们同我们的斗争是你死我活的斗争,丝毫谈不到什么平等”《五.一六通知》。所以,“用对待敌人的手段”来清洗这些党政官员对毛主席来说是“造反有理”。

2.林彪对文化大革命的理解:1966年8月18日林彪在天安门城楼上讲话:“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要消灭资产阶级思想,树立无产阶级思想,改造人的灵魂,实现人的思想革命化,挖掉修正主义的根子,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公有制”;“文化大革命要改革一切不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他并且在军报社论中三论“公”字;“这场主要在意识形态领域里进行的大革命,从根本上说是破除几千年来的私有观念,建立社会主义公有观的大革命,这是因为社会经济基础既然发生了变化,意识形态这个上层建筑一定要跟着变化。否则就会妨碍社会主义所有制的巩固,出现资本主义复辟。”

3.对比两位领袖的讲话,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林彪看到了毛主席发动文化大革命的原因是要维护1950年代社会主义改造中建立的公有制,但是他没有理解毛主席要“彻底铲除私有制”的无产阶级立场。毛主席比林彪更深刻地看到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问题所在—在消费品和分配领域中保留着“个人财产权”的资产阶级法权!

4.因此毛主席比林彪更进一步,不仅仅是林彪说的“改造”人的旧的“私有观念”,毛主席认为这个“制度本身”就需要“被改造”。因为:“它与资本主义制度差不多”《论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这就是毛主席和林彪的最后分歧的本质!

邱会作回忆林帅:谈到鞠躬尽瘁让老帅们感动

5.改造成什么样的制度呢?1966年5月7日毛主席给林彪的信中,毛主席勾画出他所设想的社会模型蓝图,这个蓝图不是什么新的,而是军队数十年来一直在实践着的原则和制度--供给制。毛主席说后悔在革命胜利后模仿了苏联的制度--用工资制代替供给制,而从共产主义的原则后退。因此他在1965年5月在解放军中废除了从苏联学来的军衔制。毛主席号召全国学习解放军,他着眼批判社会主义公有制中的“工资制度”和“私有财产”的资产阶级法权上。

6.即,国人常常忘了前四个字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旨在消灭“工资制度”,恢复军队和延安时代的“供给制”,并且“消灭私有财产”,像军队大家庭一样。毛主席认为过去做到了,现在全国也应该做到。

按照上面林彪对文革的讲话和文件的对比,他和毛主席的观点是不一致的—前者攻于表面(人的思想改造),后者更为彻底(改造整个制度)。

7.请大家注意:以林彪审时度势的杰出能力,他不可能看不到“取消工资制实行供给制”并且“取消私人财产”会给整个社会带来什么样的灾难—那会是比1960年代初,由取消自留地的大锅饭运动在农村中摧毁了控制外在效果的机制而让国家遭受重大经济灾难还要严重得多的灾难!它足以把经济拖到崩溃的边缘。顺带一笔,红色高棉,就是取消了工资制,取消了私有制,取消了货币交换,自己整垮了自己。

邱会作回忆林帅:谈到鞠躬尽瘁让老帅们感动

因此,在帮助毛主席清理了走资派之后,林彪认为国家的一切应该立刻走上正轨了。1970年8月的《九届二中》全会上,林彪建议毛主席当国家主席,毛主席认为这是关系到重大原则的问题而予以拒绝,因为毛主席认为在崭新的国家体制中不应该再设国家主席,并且对林彪说:“我建议你也不要当国家主席!”可见,两个人对新体制也是有最后的重大分歧的。

林彪在1970年从4月到8月,在毛主席清洗了以刘少奇为首的走资派数次拒绝当国家主席后,还一再建议毛主席当国家主席。为什么?他不是为了怕架空他自己。林彪像彭德怀一样,没有想篡夺毛主席的权,更何况《中国共产党党章》前无仅有地把林彪写进去作为毛主席的接班人,他凭什么要篡权?他为的是要阻止毛主席进一步进行共产主义革命彻底取消私有制,他认为那样做后果不堪设想,这是两个人最后的分歧的明显化。

邱会作回忆林帅:谈到鞠躬尽瘁让老帅们感动

8.马克思的理论关于建立共产主义社会的两个大前提和今天的实践证明“共产主义公有制”和人在经济行动中的“实际计算和认同”之间发生了对立和冲突。这是当代社会问题的实质---公与私的斗争就是经济基础中的还不是极大地发达的“生产力”和“财产私有欲”的冲突在意识形态上的表现!

实际上,马克思理论中建设共产主义的两大前提是“物质极大地丰富”和“人的觉悟极大地提高”。而从两千年的“宗族官僚制”和战乱中过来不久的中国远远没有达到这两点。毛主席没有看到这两点,因此想继续拼搏下去—继续革命。显然,林彪是不愿意冒着摧毁整个国民经济的危险去跟着毛主席“继续革命”的。

9.情况逆转:当毛主席视察大江南北,林立果发出了《571工程纪要》,林彪说:“这下子我就是跳到黄河里也洗不清了!”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毛主席回到北京是绝对会罢了林彪的官的。联想到林彪几次建议他当国家主席,难怪毛主席认为林彪是个“假马克思主义者”,是“刘少奇一类的骗子”,是不会继续和他干“消灭私有财产”和“工资制”改为全国学习解放军的“供给制”的革命的。这个革命,只剩下江青会跟着他干了(见主席给江青的信和江青在人大会堂接见外国记者的讲话)。毛主席说邓小平“人才难得”,自然也是有感而发。没有能干的助手在运动中涌现,“继续革命”不像是一个有希望的事业。毛主席需要林彪远远超过他需要江青。

邱会作回忆林帅:谈到鞠躬尽瘁让老帅们感动

10.之所以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笑剧”,是因为那些被打倒的走资派们只要活着的例如邓小平,终能“东山再起”,逐渐恢复权利,逐渐与毛主席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背道而驰,把“私有制”逐渐融入“公有制”,从而使中国不断地繁荣富强并且在世界上鼎立。

11.林彪的死(祥见中国青年出版社孙一先同志的《在大漠那边》),不管他是怎样的“假马克思主义者”,都给了毛主席感情上和身体上沉重的打击。因为毛主席知道,林彪从战争中一直到文革中所作的一切,都是出于对毛主席本人的爱护和尊重,但林彪这位“天才的军事统帅”,“毛主席的好学生”,在事实上消弱了伟大领袖毛主席在全党和全军中原有的至高无上的威信--这也是为什么华国锋主席在毛主席去世不久,就逮捕了毛主席支持的四人帮。当然,林彪从爬到至高的地位到他的死,和他的为人也是分不开的:从庐山会议他参与整垮彭德怀,到文化大革命狠整了很多我党我军的高级干部,都证明了他的性格和为人。因此直到今天,林彪都是一个最有争议的人物。